全国政协委员学诚法师:商业退出寺门 让佛教健康发展

88125b大爆奖手机版

2018-10-05

[原标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接受新京报专访商业退出寺门让佛教健康发展2017年11月,12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严禁商业资本介入佛教道教,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投资或承包经营佛教道教活动场所。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看来,对商业化问题正确处理与否,关系着佛教发展的前途和根本。

虽然并不排斥合法合规的经营活动,但原则上不以盈利为目的。 他主张让商业退出寺门,以便宗教更好地发挥净化人心、导善社会的本位作用。 谈佛系青年逃避不是办法必须面对现实新京报:去年以来,佛系成为网络上的流行词,一些佛系青年开始佛系上班佛系恋爱。

你认为出现佛系的原因是什么?学诚法师:现代社会在物质领域已经积累了相当多的成果和经验,但在精神领域的丰富和提升方面还有较大空间。 特别是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各种商品极大丰富、高科技产品不断涌现。 一些年轻人,无论是经济能力、专业经验、知识储备,还是生活阅历、心理素质都处于起步阶段,驾驭外部世界和自己内心往往会感到力不从心,如果没有高远的人生志向,就会因为对现实的无知、无措而产生无聊和无奈。 所谓佛系的随缘,其实并不是佛法中对缘起的清晰洞察和灵活把握,而是时下年轻人内心无力感的一种自嘲和排遣。 佛系有佛系的困窘,因为逃避不是办法,嘴上可以说怎么都行、随便,但各种现实问题却必须去面对、人生责任必须去承担。 京报:去年,河北易县奶奶庙的一段视频在网上走红。

这个庙中供奉着各式各样的神仙,甚至有学神和手握方向盘的车神。

如何理解民众的这种需求?学诚法师:民间出现这种新的造神现象,正是现代人心理需求的主观投射。

对各路新式神仙顶礼膜拜的背后,反映出在急剧变化的现代社会中,人们对自身发展的焦虑。

谈宗教商业化经营活动不以盈利为目的新京报:去年12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严禁商业资本介入佛教道教、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投资或承包经营佛教道教活动场所。

据你了解,佛教商业化的现象在全国是否普遍,原因有哪些?学诚法师:商业化现象是历史和现实交互作用的结果。

从历史渊源来看,佛教拥有深厚的文化土壤和广泛的信众基础,这是其被商业资本看好的重要原因。

但近现代佛教人才不足,既难以满足人们的日益增长的信仰需求,也无力发挥净化人心的导向作用,这就给商业资本进入提供了可乘之机。

一方面,在经济逐利思想的驱动下,有些地方大搞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利用宗教敛财创收,给商业资本大开方便之门;另一方面,佛教自身建设也存在严重不足,其观念、制度、生存发展形态等都明显滞后于时代,无力抗衡商业大潮的冲击,无法应对复杂的现代社会的冲击,这些都对佛教的健康发展造成了严重损害。

新京报:但也有观点认为,佛教的发展不能完全与商业分离,那怎样做到协调发展,同时保持佛教不商业化?学诚法师:对商业化问题正确处理与否,关系着佛教发展的前途和根本。 我们常讲君子忧道不忧贫,相信道心之中有衣食,因此我一向主张让商业退出寺门,以便宗教更好地发挥净化人心、导善社会的本位作用。 当然,我们并不排斥合法合规的经营活动,并鼓励有利于佛教文化传播的创意行为,但原则上不以盈利为目的。 为了更好地把握合法经营与商业化之间的界限,需要认真学习、严格贯彻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维护佛教界合法权益,建立现代寺院管理制度,纯正发心、清净道场,拒绝商业化活动。

此外,还应该积极探索佛教融入、服务社会的新方式方法,更好发挥佛教文化价值、信仰价值,传播正能量。 谈人工智能运用AI技术为大藏经校勘新京报:这两年,AI(人工智能)成为热词。 龙泉寺一直被认为是科技感十足的寺庙,有没有把AI与佛学结合起来的实践?学诚法师:在龙泉寺开展现代弘法事业方面,人工智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比如大家都比较熟悉的贤二机器僧,既有微信公众号,也有实体机器人,能够与用户实时互动,以一种时尚有趣的方式展现和传达古老精深的佛法,帮助化解现代人内心的问题。 此外,龙泉寺还结合人工智能技术进行大藏经校勘工作,将大藏经电子化,做成数据库。 为了识别古籍中的生僻汉字,我们开发了一套汉语OCR(文字识别)技术。

藏经校勘自古以来就是佛教研究的基础性工作,在这个时代,通过与人工智能相结合可以大大提高效率,并产生过去所难以达到的成果。

未来,我们还计划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寺院事务管理、佛教经典翻译、佛教文化传播等领域,相信能够创造出更多新的成果。 新京报:作为履职多年的政协委员,你今年关注哪些方面的问题?学诚法师: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对宗教问题提出了新的思想、观点和要求。

去年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也为规范和解决佛教所面临的问题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持。 当前,我本人主要关注四个方面的问题,包括如何按照十九大要求,坚持佛教中国化方向,引导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如何对佛教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贯彻落实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其中宗教活动场所法人和财产权等条款如何落地实施的问题受到佛教界普遍关注,期盼相关配套办法早日出台。 另外还有贯彻落实12部门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关注佛教界如何配合党政部门采取相关措施,在自身大力加强教风建设,坚持宗教活动场所的非盈利性质,自觉抵御商业化冲击。 声音我们并不排斥合法合规的经营活动,并鼓励有利于佛教文化传播的创意行为,但原则上不以盈利为目的。 学诚法师。